我的世界有只鬼 179、摧毁村子的暴雨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穆师兄见林聪伏在桌子上一动不动,以为他真的死了,此刻的穆师兄确实有一丝丝忏悔,所以心境绝不平稳,竟然忘记去摸摸林聪的呼吸,心里想着,这猛烈的毒酒喝下去是真的死了吧。

    于是穆师兄回答说,“嗯,是啊,他死了吧!”

    春娘如受重击,瞬间站起来又软软的坐了下去,一种悲恸让她无法回神。

    村长叹息起来,“死了好,死了大家就都放心了!”

    三个人各自怀了心思,穆师兄一咬牙,“快点埋了吧,不要让别人知道我今晚陪着你们做了这种歹事!”

    话落,穆师兄转身就走,可是一走,却觉得不对,为什么手腕被握住了呢?

    只见林聪怒火旺盛,又爬起来了,“师兄,你居然不顾情谊,真的要害死我?”

    瞬间,穆师兄恍然失神,全身一抖,张着瑕疵欲裂的双眼,“你没死?”

    吓的村长双腿一软,大喊大叫,“来人啊!快抓住林聪!”

    林聪却不以为然,“哼,我死了你回去怎么交代?师兄你的心眼可真够歹毒!”

    林聪说话从未反思过为什么穆师兄会走到这一步,张口闭口就说穆师兄回去没有办法交代,显然已经打算回去告他一状了!

    这种话将本来就够心神烦乱的穆师兄再度逼上绝路,做都做了,如果捅了出去,自己怎么办?为了自保,本来就懊悔的心思立刻消失,“那你还是死了的好!”

    穆师兄说话发狠,对着林聪的天灵一掌拍了下去,作为大师兄、日日勤修苦练的可不仅仅是道术,掌上夹风带雨,怕是挨上了,也得给拍的脑筋迸裂,立刻回归地府啊!

    但穆师兄这么好的身手,也说林聪不好对付,当然是有道理的!

    林聪瞬间松开了抓着穆师兄的手,同时身子向一侧避开了,对着穆师兄的胸口就是一拳,嘭的一声,打的穆师兄倒退了三步,林聪欺身而上,原来林聪也是个高手呢!

    可不像表面看起来弱不禁风!

    两个人在屋子里乒乒乓乓的斗了一会,林聪双手一提,反被穆师兄抓住了肩头,一起用力,嘭的巨响,这二位就撞烂了木板,滚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去就看见,外面早就埋伏了二十多个壮丁,棍子绳子早备好了,各个都面色不善,这是生怕林聪不死给跑了啊!

    一瞧这置自己于死地的架势,差点没气的林聪吐血,默默的回头看了一眼春娘,又冷笑一声问向村长,“我林聪好心好意来救你们,为什么你们不领情还要杀我?难道我做错了吗?”

    村长见自己人多,丝毫不忌惮,“你错就错在口没遮拦,说话太过歹毒,而且出口一定会实现,你这不是乌鸦嘴、灾星是什么?我们村子就因为你要毁于一旦了!”

    气的林聪倒吸一口冷气,“好、既然你们不肯听我的好意,我走就是了!”

    林聪已经暗暗下了决定,自己千辛万苦救人,却落个含恨离去,算了,走就走吧!

    可是要走,林聪还是舍不得春娘,更何况刚才那张俏脸上闪过的难过,深深勾住了林聪的脚步,如果不是春娘提醒自己,自己怕是要完蛋,这里的人不听我的话,迟早一死,但却不能让春娘留下!

    之前便有过带春娘离开这里的心思,一念之差,林聪犯下了最可怕的错误,他趁着别人正在步步逼近,自己却返身跳到春娘面前,一抓春娘的小手,“跟我走!”

    春娘彻底愣住了?他走就走吧,带着我怎么逃的出去,我跟你走,那我如何又对得起全村的人?

    但春娘不善于反抗,被林聪一拽,只好跟着林聪就跑。

    林聪抬手打晕了几个壮汉,居然真的夺路从大门给跑了!

    看吧,林聪果然厉害!

    可他厉害也不愿意伤人,可恨那些村民却未必抱着同样的想法,扁担一提,举着火把就追!

    在林聪身后,那是一片火光,而林聪带着春娘跑又跑不快!

    前后一会功夫就被围在了山上的树林里。

    想不到连躲一躲都办不到,可见村民的决心!

    火光一印,林聪才注意到春娘今天穿了一袭红妆,只是脸色煞白,看到春娘这害怕的样子,林聪眼见带着春娘跑不出去,于是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明眸看着春娘,“你愿意和我一起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“愿意!”春娘还是迫不及待的答应了!

    “那好,我留下挡住他们,你顺着这条小路下山,我会追上你的!”

    此刻,村民已经包抄上来了,林聪毫无惧怕,春娘听到要自己先走,死活不肯,“我不愿与你分开!”

    “傻瓜,我怎么会被他们抓住!他们加起来也不是我的对手!”林聪轻柔的细语,听在春娘的耳中,却有千般的纠结,他们都不是林聪的对手,可是真的和林聪走了,那又要如何面对以后呢?春娘喜欢林聪,可内心并不强大。

    林聪推了一把春娘,独自挡住了逼近的村民,大声喊了出来,“我来救你们,你们为什么不肯信我,我只是救人,你们恩将仇报,总有一天,你们会明白的!现在我要走了,希望你们明日也能早点离开!”

    最后林聪把眼神落在了穆师兄身上,“师兄,我一向敬重你,虽然你这样对我,但我还不恨你,你好自为之吧!”

    穆师兄的心思越发的纠结,那些同门情还是起到了不少作用,可惜箭在弦上不得不发,出手助林聪逃跑,他又下不了决心!

    不如、让林聪自己跑了吧!

    或许还能给自己一点救赎。

    林聪猛的踏前一步,却觉得后腰上传来一丝的麻痛,千算万算,林聪没有算到,给了自己致命一击的竟然是春娘!

    一根长长的绣花针刺进了林聪后腰的肌肤下,扎进了血液之中,拔出来,针头已经变黑了。

    瞬间,林聪感觉到了全身一阵麻痹,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向春娘,耳边竟然连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,唯一看到的只是春娘泪痕遍布满脸。

    穆师兄双眼暴睁,那根针、上面涂了很厉害的毒,那不是自己配置的吗?村长居然留了后手。

    春娘哭着,嘴角的悲伤却演化成了一抹笑意,“终于在一起了啊!”

    一个胆子大的村民狠狠一扁担敲击在林聪的后背,打的林聪猛然吐出一口黑血,跪在了春娘的面前,这一瞬间,林聪也知道毒药的厉害,头昏眼花,怕是命不久矣了!

    看着恶狠狠的人群,他感到了绝望,最深的绝望恐怕是来源于春娘、自己最深爱的人,也想要杀掉自己。

    “春娘、你……”林聪边吐血边说,“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  “是你给村子带来了灾祸啊!”春娘双手扶住林聪的肩头,让他最后依靠在肩膀上,“我不能离开这里,我从小长大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春娘有点哽咽,嘴角弯了下去,很痛苦的说,“你不是说能看到要发生的事情吗?为什么你不给自己算一算呢?我全都信你了啊!”

    林聪在最后的时候,耳边听着的竟然是春娘的埋怨和悲戚,眼前看着的是春娘缓缓取出来的一把匕首。

    弥留之际,林聪只记得春娘答应和自己远走高飞却有突然背叛,心里面有一万个不甘心,可惜现在毒以攻心,悔恨交加,让他彻底恨了起来。

    春娘今晚穿了红衣,带了匕首,尤其最后说她全信林聪,那就是连林聪说春娘必定嫁给他的话也一并信了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自己的夫君如果死了,她自然也不打算活了!

    这把匕首确切的说,是给自己准备的!这都是精神枷锁下束缚起来的悲剧。

    只等着林聪一命呜呼了!

    林聪提起了最后一口气,伸手按住了春娘手中的刀,“就当是我有眼无珠,看不清真相吧!”

    林聪在弥留之际,拿起手中的刀轻轻一抹,将双目划过,血泪顿时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变化,可真叫人惊讶,春娘没想到林聪最后竟然说出了这种话,脑子都爆炸了!林聪做出了这种可怕的举动。

    实际上林聪也是怒极攻心,这却真的伤害了春娘本来就很脆弱的心灵。

    银牙紧咬,春娘抱住了林聪的脑袋,噗嗤一刀,狠狠捅进了林聪的喉咙,林聪还想说什么,只能听到一种鲜血外涌的声音,这下彻底死掉了。

    计划没有变化大,穆师兄看见倒在血泊中的林聪,这下是真的亲手把自己师弟给害死了!

    血染红衣,增添了不少悲壮。

    村长落下了心里的石头,向着穆师兄笑了笑,穆师兄却不知是喜是悲。

    但大错铸成,还怎么悬崖勒马?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穆师兄草草在河边带人挖了一个深深的坟墓,将林聪的尸首放了进去,他站在墓前,手里拿了一只木剑,做出了非常恶毒的决定,既然这个和自己从小长大的师弟已经死了,那么就彻底死的干干净净吧。

    毕竟修道之人,懂得招魂,如果林聪死后,魂魄回到了师父那里,自己一样坏事暴露!

    这么大的错,穆师兄已经无力去面对了,最好就当没有发生过隐瞒下去!

    穆师兄提着剑狠狠的举起来,“这一剑非常痛苦,师弟你忍忍!”

    这就是最为阴毒的破魂之剑,要将林聪彻底赶尽杀绝!

    用力的刺了下去,直直的刺穿了林聪尸体的胸口,赋有法力的长剑,对灵魂都是相当疼痛的,竟然真的叫林聪的尸体都颤抖了起来,那死不瞑目的双眼都睁的更大了,如同要跳起来,忍受着无比的煎熬。

    穆师兄无法回头,干脆长剑拧动,黑血外溢,林聪尸体的四肢都在挣扎,呼的一下,从那坟墓中冒出了两道黑影,就在阳光下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甚至连村长都看见了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糟糕,林聪的三魄飞走两道,抓不回来就没办法彻底消灭他了啊!”

    人本有七情六欲,爱恨情痴皆被魄所瓜分,不知这逃走的两道魄带走了什么?

    村长却抬头,“下雨了?”

    雨点击打在河面上,就像那毫不间断的珠子,噼噼啪啪,弥漫了浓浓的水雾,人站在雨中,没有一刻,都湿尽了衣服。

    暴雨之中,便把林聪给埋了。

    村长回去一看,春娘早已悬梁自尽。

    雨好大啊,悲戚着、似要哭诉一切的不甘。

    有多大呢?端着个脸盆去院子里跑一个来回,就满的溢出来了!

    这么大的雨、一直下了三天三夜、没有小过半分。

    一直下的河水蔓延、山体迸裂才肯罢休,汹涌的泥石流也就是一晃眼的功夫,便摧毁了村子。

    好在有林聪当初的警示,能走的都冒雨躲了出去,不能走的全部死了。

    林聪终究还是救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雨歇天晴,有一个人影不知从哪里来,看到前面树下有个汉子愁眉苦脸的坐在那里,便过去问起来,“老兄,你因为什么发愁?”

    这壮汉抬头看过去,很惊讶,“你能看见我?可我是鬼啊!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也是!”脸上微微笑着,那只鬼继续苦着脸说,“我老婆把我赶出来了,死后她才说我们八字不合,要分手!你说这、哎……”

    “八字不合?不如我帮你去破解一下?”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好了!好人啊!”壮汉拉住他就走,“对了,我叫二蛋,你叫啥?”

    叫什么?似乎记不得了啊!

    路途漫漫,似有心事肝肠断,一曲高歌已成风,何苦再回首?

    “我叫曲成风!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9) 不代表星酷文学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