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庭封道传 三六六章 地仙之异,苏庭之名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这尊地仙,眼界极高,见识渊博,加上指点,也未有藏私。

    苏庭在修行上的细微疏漏,以及斗法之时的些许不足,尽数被地仙道出,并加以指正。

    恍惚之间,苏庭似乎觉得自己的根底也愈发扎实了,对于日后的道路,也愈发清晰了。

    “关于上人境的诸般变化,各种运用,许多事例,我都尽数与你说过了。”

    地仙说道:“你能记得多少,你能领悟多少,你能从中获益多少,全看你自己的悟性了。”

    苏庭由心施礼,道:“多谢前辈指点,晚辈明白。”

    地仙点头说道:“很好,接下来,你好生体悟,将此前未能意识到的不足之处,尽数补足,得以圆满,那么,炼化仙莲,或许会简单一些。”

    他说罢之后,站起身来,进了草庐,声音传来,道:“近些时日,不要扰我清修。”

    苏庭也连忙起身,施礼道:“前辈放心,晚辈一向性子恬静,从来安分守己,不会惹出什么动静。”

    草庐之中,寂静无声,没有应话。

    苏庭微微皱眉,低声道:“他老人家似乎不大相信我的话?莫非国师之前在他面前,说过我的坏话?”

    小精灵嗤笑道:“你还用得着有人说你坏话?”

    苏庭恼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没见到我近些时日是多么的安分?我每日不是练功修行,就是炼化仙莲,近几日还勤学知识,哪里不对了?”

    小精灵这般想想,似乎也对,但想起苏庭想要调戏各位仙子的远大梦想,不禁露出鄙夷之色,又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而苏庭也不恼怒,只是看了看那仙莲,又看了看那草庐,眸光闪烁。

    仙根道体,先天而生,便是生而为仙。

    因为正仙道的小仙翁葛正轩,苏庭对于这种得天独厚的体质,颇是在意,也颇为耳熟。

    都说这样的体质,实乃千年罕见。

    当代的是小仙翁葛正轩。

    上一代的,便是眼前这位么?

    “倒也奇怪,根据我之前所知的些许消息,这样的仙体本不应沾染尘埃浊气,避免污了先天之体,怎么这位地仙,穿着草鞋不说,还脚踏实地?”

    苏庭微微皱眉,总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葛正轩自幼被正仙道收归门下,才出娘胎,便卧在云床,不食母乳,不食五谷,不食人间之烟火,依靠真人度气为生,直至修行有成,自身得以辟谷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物为天蚕织就,这等奇异的生灵,产自于云端,出生以来,便能展翅高飞,且不知疲惫,不曾落地,一生只在云层之间,以云雾为食,吐丝成宝。

    而葛正轩脚下的云靴,也是仙家以云雾霞光,炼化而成。

    小精灵说过,这葛正轩穿着云靴,脚不踏地,而无论触碰什么,身外均有一层法力隔绝,不沾染尘世污浊,避免污了先天之体。

    可是这位地仙,却如此随性,着实古怪。

    “虽说已是地仙,也修成了仙体,但是这与生俱来的先天之体,自然非同寻常,再加上得道成仙之时,能将凡身化作仙体……那么,本就是天生的仙体,再经过得道的一番洗礼,又当如何?”

    苏庭心中沉吟,以他如今的眼界,也能辨别的出来,这先天的仙体绝非寻常,哪怕仙家也应极为看重。

    那么这位地仙,如何会随意沾染红尘气态?

    再想起之前地仙的语气,偶尔透露的只言片语。

    苏庭长长吐出口气,心道:“这位地仙,从八百年前那封神的时代走过来,毕竟有着难以想象的精彩过往。”

    但此时此刻,他还不知道,无敌神君苏大牛的精彩过往,也逐渐经由司天监,就此传开了。

    大周境内的修行人,对于这位京城盛会的魁首,年轻散学修士中的第一人,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元丰山。

    “这说的真是苏庭?”

    “他现在哪儿去了?”

    “孤身拜访守正道门,至今数月不出?”

    “这厮什么时候跟守正道门,有这么深厚的交情了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颇是讶异,但看见苏庭数月不出,此后再无消息,心中不禁有着许多猜测,方是看向余仁,道:“门中可知此事?”

    余仁施了一礼,道:“师父和师祖,都已知晓,并且与诸位长老,均有商议,只是暂时有些争论,但师祖的意思是,这毕竟是咱们元丰山的长老,在守正道门之中,数月没有声息,着实不合情理,即便是守正道门再如何强势,本门也理应前往守正道门,探查清楚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点了点头,道:“这话说得还算这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轻轻挥手,道:“也劳烦你了,才从京城换回来不久,又要这般忙碌。”

    余仁微微躬身,道:“是弟子的本分。”

    顿了一下,又听余仁说道:“此外,这是弟子从京城回来之前,便从司天监那里的耳目,提前获知的一些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伸手接过余仁奉上的纸张,翻了开来,看着上面的文字,微微蹙眉,轻声道:“这真是他不成?”

    余仁低声道:“确实不可思议,但是二老爷神秘莫测,也总是让人难以想象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嗤笑道:“神秘莫测?这小子当初修行时,还是我指点的他,他有几斤几两,我不清楚么?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她似是惊讶,又蹙眉道:“但从这上边的消息来说,似乎还真有许多我不清楚的……阴神造诣已至巅峰,六重天的境界,已有我当年的道行了。可他当初与我初见,不过二重天,去了白堪山一趟,方是凝法得成,入了三重天的。”

    余仁神色愈发古怪,说道:“弟子初见二老爷,他正是三重天的凝法道行,可在盛会之中,悠闲自在,得空踏破了上人境,成为了盛会魁首。但未有想到,短短时日,他老人家,竟然又接连踏破了两大境界。”

    红衣女子轻声自语道:“莫非父亲当初便看出了这点,故而才招他为长老之职?照这样下去,没多过久,他倒也极可能成就阳神,作为货真价实的长老。”

    元丰山外。

    红衣女子的父亲,苏庭结拜的老哥,也就是那位得了延寿神果的信天翁,已然站立了许久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有位中年道士,由心赞道:“恩师果然是慧眼如炬,一眼便能看出苏师叔的不凡之处,短短时日,成就六重天,只怕再过不久,便是真正的阳神长老,门中反对的那几位,也不能多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信天翁老人含笑点头,颇是矜持,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诸般事情早已在预料之内。

    实则他心中亦是十分茫然及凌乱。

    “消息上这个苏庭……”

    老人心中咕哝,暗想道:“莫不是哪个老怪物冒名顶替的罢?”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9) 不代表星酷文学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