剑合六虚 第一七一章 出头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不好,那群人竟追上来了!奇怪,明明已经甩开。”

    左守跳上车辕,急切道:“无论你主人有没有醒来,都得赶紧离开此地。”

    他自幼生长山林之中,虽无法与鸟兽沟通,但对鸟兽行踪痕迹了如指掌,对其隐匿之法亦是成竹于胸。

    掩藏自身行迹,是他真正的倚仗所在。

    靠这等绝技,左守武功平平,在江湖之中混迹倒也多是有惊无险,甚至在偶然之下成了赏金猎人,乔装打扮,出入各地,获取一定的消息去换取他所需之物。

    如今在这茫茫黑夜之中,行踪竟然被人看破,要么对方之中来了追踪高手,要么在无意间出了疏漏,让对方给抓住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先跑了再说。

    与人争辩,无异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踏踏踏~

    马儿毫不犹豫地转换方向,撒开马蹄快速奔跑。

    此处坑坑洼洼,土包横档,却挡不住马儿的灵活。

    哐当,哐当。

    一阵摇晃、一阵乱响,马车时而跳起,时而倾斜,震得左守头晕眼花,几乎五脏移位。

    终于,马车行驶在了平整官道之上,渐渐将身后追踪之人甩了开去。

    可惜,这终究是徒劳之功。

    这追踪之人着实厉害,竟在四处埋伏下不少人手。

    在那官道之上,更是聚集众人,拦道设卡。

    以马车之笨重,哪里能够绕的过去。

    左守暗叹一声,他知道自己从上马车开始就已经犯了隐匿逃脱的大忌。

    隐匿之法,在于灵活机动,在于减少自身目标,利用一切外在环境,伺机金蝉脱壳,摆脱他人。

    马车的目标实在太大、太明显,行动上又显得笨重,有失灵活,一旦他人有所准备,便彻底成了一个移动的囚牢。

    看着拦道之人已然动用了弓弩,齐齐对准马车。左守知道,自己在不知什么时候惹到了一伙狠人。

    江湖中人,一般不敢碰朝廷明令禁止的弓弩之物,敢碰的不是背景雄厚,便是狠人。

    一**箭雨下来,任你藏匿手段再高明,身手再灵活,也逃不过密密麻麻的无差别覆盖。

    唏津津~

    马儿一声嘶鸣,动物对于危险的本能直觉,让它缓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有一灰袍之人缓步走上前,哑声道:“把东西交出来,你可以走。”

    左守心中疑惑,着实不知这群人兴师动众,一路追杀自己到底所要何物,他凝声道:“阁下到底要找什么,不妨提个醒。”

    灰袍之人微微沉默,道:“十日之前,有人给了你一张烧饼。”

    左守一愣,十日前,他并无任务在身,只是化身乞丐,沿街行乞,隐藏自身罢了。

    毕竟,一旦完成一项任务还有一段危险期,若是太快转化身份,容易为人察觉。

    他曾以乞丐的身份探听消息,自然得以乞丐的身份继续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内,他接受了太多人的施舍,无论食物还是银钱,尽皆有之。

    但一说起烧饼,他却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那是烧饼铺子的瘸老三,腿脚不利索,做烧饼的手艺却是不错。

    每次收摊回家,他都会把一些烧焦或是破损的烧饼给街面上的乞儿充饥。

    在大家眼中,他是一个老好人。

    左守蒙他照顾,倒是吃了不少烧饼。

    他点头道:“不只是我,街面上的乞儿三三两两,都有烧饼。”

    灰袍人道:“烧饼是瘸老三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左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灰袍人眼中露出一丝笑意,“很好,瘸老三将一件东西藏在了烧饼中。”

    左守摇头道:“我吃的都是寻常烧饼,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或许,阁下找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灰袍人脸上闪过一丝唳色,“凡是在他那吃过烧饼的,我们都找了。如今便只剩你一人而已,你说会不会找错?

    再好好想想,我这人耐性不错,天亮之前,不会动你。”

    此时乌云拨开,正是月上中天之时,天地间遍布银霜,说不出的静谧。

    左守,已经错过了逃脱的最好时机,他选择了老马,也选择了遵循自己的本心。

    他此时眉头紧皱,眼中露出思索之意,仿佛在努力回想十日前那烧饼的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然而,他向来讲究个囫囵吞枣,哪里知道烧饼中会有什么东西?

    无论是十日前还是多少日前,他吃烧饼都不过是一口吞下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灰袍人需求之物,即便当真在烧饼之中,他也是万万拿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此时将周围的一切在心中过了一遍,山川地势、花草树木,一切看似寻常之物在他眼中皆成了可利用之物。

    “只要将老马与马车分离开来,便能有十足的把握逃脱!”

    左守心中念头闪过,马与马车,完全是两个概念,特别事像老马这等灵性十足的存在。

    只要让老马回复自由,再借助马车挡住第一波箭弩,他便可以顺利逃脱!

    现在唯一的问题,便是如何说服老马,让它心甘情愿离去。

    左守尚在思虑之间,便见灰袍之人拍了拍手,哑声道:“掌灯,起篝火。秋夜寒凉,让兄弟们喝点酒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一声讯号发出之下,方圆几里很快亮起星星点点的篝火,看似杂乱,实则却是将人员安排到了极致,无论何处发现状况,皆能以最快的速度调动围堵。

    安排追捕之人,心思极为缜密。

    左守心下一震,这群人隐藏之时,连他都未发现端倪。

    此时一旦现身,其排列的位置隐隐便像是个口袋,即便他与老马逃脱开去,亦不过是从一只袋子钻进了另外一只袋子罢了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灰袍之人随手扔过一只酒袋子,“喝点酒,会记得更清楚!”

    左守默默接过袋子,拧开盖子灌下一口。

    似乎,他进了一个死胡同之中,竟没了出路。

    酒在左守舌尖徘徊翻滚,种种影相在他脑海之中闪过。

    即便今日没有马车、没有老马的羁绊,他不扎进这袋子之中,也会扎进另外一个袋子里。

    以他在山中向大自然学会的这些技巧,万万不会就这么毫无声息地被人围困得毫无余地才是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什么地方遗漏了,让人给占了先机而不自知!”

    咕咚。

    一口酒水咽下,他脑海之中定格在一道人影之上。

    此人腰间别着用来砍柴的斧子,身上背着柴火,看上去普普通通,与一般的柴夫并无两样。

    记忆之中,此人停留了几息,在他身前放下了两个铜板,与他有过瞬间的眼神对视。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出于野兽般的敏锐直觉,左守终于知道了对手到底是何许人!

    那是一位与他一般,师法自然的存在,而他却看走了眼。

    这一次,输的不冤!

    左守放下酒袋子,沉声道:“我想知道,到底是何人追踪到在下的行踪。”

    灰袍之人嘿然一笑,“知道你自恃逃脱手段高超,被我等围困,心中定然不服。

    好叫你知道,制定这等围困之法的不是别人,正是琼林园的樵三爷。

    自见了你一面之后,他便算定了你的行踪,种种布置安排下来,简直未卜先知,你的每一步皆在三爷预料之中。”

    琼林园樵三之名,在江湖年轻一辈之中几成传奇,自在琼林园开园之日一战成名,便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他虽不是内院弟子,却可以称得上是琼林园的其中一位旗帜人物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樵三爷,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,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左守对于灰袍之人所说之话当然不会尽信,一眼只是确定对手是何等人物罢了,当真要制定计划,还是得花费极大心力。

    樵三肯出手帮忙,必定与这群人关系匪浅。

    左守望了一眼空中的明月,叹声道:“可惜,阁下终究要白忙一场了。你所说的到底是何物,在下着实不知。”

    灰袍之人自顾自喝着水酒,摇头道:“现在离天明尚有一段时间,我不急,你也不要急着下定论,再好好想想,说不定能想起些什么。

    别奢望能逃出去,或是有人来救你。

    你不将那东西交出来,便是与我家堂主过不去,便是与琼林园过不去!

    无论你什么来历,都扛不住!”

    琼林园的声名,在江湖之中当真能镇住很多人。

    左守知道,即便左家出面,在琼林园面前也讨不了好,何况他只是从左家逃出的废人而已。

    “哟,好吓人,你家堂主什么身份,竟然能代表得了琼林园?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马车帘布骤然掀开,丁易一脸嘲弄地看着灰袍之人。

    左守忘了丁易的存在,而灰袍之人,压根不知马车内竟还有其他人存在!

    整个场面,忽然之间变得安静了下来。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
Copyright © (2014-2019) 不代表星酷文学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